【李华】数与德 ——荀子对思孟的非难与孔门易学分野

栏目:文化杂谈
发布时间:2019-09-12 00:04:12
标签:德、思孟、数、荀子

数与德

——荀子对思孟的非难与孔门易学分野

作者:李华(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泰山学者)

来源:《光明日报》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八月初九日丁未

??????????耶稣2019年9月7日

?

?

?

荀况彩像(清殿藏本)资料图片

?

?

?

《新编诸子集成·荀子集解》资料图片

?

《荀子·非十二子》对子思、孟子的非难,是人们得以了解孔孟之间儒学传承状况的重要记录。马王堆帛书和郭店竹简《五行》篇重见天日后,思孟五行说得到确证,相关争讼似已尘埃落定。然而,荀子对子思、孟子的非难最终落脚于二者对“仲尼子弓”之学的淆乱,这也提示我们,荀子指斥思孟背后还存在着学脉传承的分歧。由此入手可以发现,荀子批判思孟学派的深层原因,在于二者在孔门易学传承上的分野。

?

?

《荀子·非十二子》对子思、孟子学派的批判如下:“略法先王而不知其统,犹然而材剧志大,闻见杂博。案往旧造说,谓之五行,甚僻违而无类,幽隐而无说,闭约而无解。案饰其辞而只敬之曰:此真先君子之言也。子思唱之,孟轲和之。世俗之沟犹瞀儒嚾嚾然不知其所非也,遂受而传之,以为仲尼子弓为兹厚于后世,是则子思孟轲之罪。”后世聚讼多集中于思孟五行的具体内容及“僻违”“幽隐”“闭约”的神秘性何在等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荀子指斥思孟学派的最终落脚点在于子思、孟子对仲尼、子弓学说的淆乱上:“以为仲尼子弓为兹厚于后世。”从此入手,或可对荀子指斥思孟的原因做进一步了解。

?

《荀子》曾多次提及“仲尼、子弓”,并把子弓推尊到一个无以复加的圣人地位:“圣人之不得势者也,仲尼、子弓是也”“今夫仁人也,将何务哉?上则法舜、禹之志,下则法仲尼、子弓之义”“彼大儒者……仲尼子弓是也”。有学者据此认为,荀子对子弓的高度推尊是其自述师承之举:“屡言‘仲尼子弓’者,是荀子自述其师承。”(郭沫若《十批判书》)那么,荀子主动接续孔子、子弓,并担心被子思孟子“案往旧”所淆乱之说,究竟代表了孔门思想传承中的哪一具体环节呢?详究孔子、子弓、荀子的学术渊源可以发现,三者在学术传承上的最大共同点在于对易学传播的贡献,荀子与孔子、子弓共同构成了亚博国际娱乐平台唯一首选易学传承的重要脉络。

?

《易》与孔子关系密切:孔子不仅明确表示出对《易》的重视:“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论语·述而》)而且据《史记》记载:“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此后,孔子作《易传》十篇、发掘《易》道精微的说法不断出现。今人金景芳先生虽然指出《易》之“十翼”不是孔子亲手写定,但也不得不承认“其中当有一部分是经孔子鉴定而保存下来的旧说”;子弓在亚博国际娱乐平台唯一首选易学发展过程中的地位亦不容小觑,子弓即孔子再传弟子楚人馯臂子弘,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及《汉书·儒林传》记载,馯臂子弘是孔子易学传承的重要环节:“商瞿鲁人,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岁。孔子传易于瞿。瞿传楚人馯臂子弘。”值得注意的是,荀子的思想与“《易传》,特别是《系辞传》的思想完全如出一范”(《青铜时代·先秦天道观之进展》)。此外,荀子同样强调“善为《易》者不占”,存在着明显接续孔子易学思想的成分。

?

由此,荀子批判思孟淆乱“仲尼子弓”学术传承的原因可明:子思、孟子一派所“淆乱”的“仲尼子弓”之学,即为荀子所继承的孔门易学。而子思、孟子所“案”之旧说,也应为孔门易学,但又与子弓、荀子一系大不相同。

?

?

《易》在产生之初被视为卜筮之书,孔子是《易》由数术阐释到义理阐释过程的关键人物。马王堆帛书《要》篇记载了孔子解《易》时轻祝卜而重德义的努力:“《易》,我后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又仁守者而义行之耳。”孔子主张发明原始易学隐而不明的部分,以此寻找到“数”,即可以“成变化而行鬼神”的天道规律,并在此基础上达成对“德”的终极追求。其中,“数”为基础和手段,“德”为最终目的。正是基于这一立场,对《易》中原有的祝卜功能和神秘性因素,孔子采用了“后其祝卜”的“不占”态度,而着重阐发《易》的伦理和教化意义。因此,李学勤先生曾盛赞孔子在《易》由术数到哲学过程中所作的贡献:“孔子真正把数术的易和义理的易(或者叫哲学的易)完全区别开来。”

?

荀子继承了孔子以“德”解《易》的做法,不仅刻意回避《易》的卜筮功能,主张“善为《易》者不占”,并尤其强调《易》的伦理道德色彩。例如《荀子·大略篇》:“《易》之《咸》,见夫妇。夫妇之道,不可不正也,君臣父子之本也。咸,感也,以高下下,以男下女,柔上而刚下。聘士之义,亲迎之道,重始也。”以上所论涉及《序卦》“夫妇之道不可不久也”及《家人·彖》“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荀子糅合二说,借用《易》的卦理传达其教化伦理思想。可见,今人对荀子“深通孔子以人事解《易》之学”(徐芹庭《易经源流:中国易经学史》)的评价是相当中肯的。

?

与荀子相较,子思、孟子的易学传承脉络则略显晦暗不明。其中,子思对《易》的传承争议不大,例如相传为子思所作的《表记》《坊记》《缁衣》,便多次引《易》;而“率性”“尽心”“俟命”等《中庸》精义亦与《易》之“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相通。高亨、金德建、武内义雄等学者均据此认为“子思一派长于《易》学”。然而《孟子》七篇却从未引《易》,虽然历代学者屡言《孟子》精于《易》,例如宋代大儒程颐称“知《易》者莫如孟子”“由孟子可以观《易》”,焦循在《孟子正义》中亦称:“古之精通《易》理,深得伏羲、文王、周公、孔子之旨者,莫如孟子。”甚至今人吕绍纲先生通过比较《孟子》思想与《易》之精义指出,孟子的性善论、仁义观等均与《易》六十四卦密切相关,并据此称:“孟子而不知《易》,天下何处更寻知《易》之人。”然而,由于今本《孟子》中未见明文论及《易》的部分,因此学界多认为思孟学派并不传《易》。但如果突破今本《孟子》七篇的局限,回归战国秦汉时期《孟子》的早期传本中去,这一论断或可改写。

?

今本《孟子》七篇,并非战国《孟子》原貌,在西汉末年刘向领校典籍后,仍可见“诸子略”亚博国际娱乐平台唯一首选类《孟子》外书四篇及“兵家略”阴阳类《孟子》一篇。秦代焚书,唯《易》卜不焚,亚博国际娱乐平台唯一首选经传与诸子均未幸免,以致西汉初年“天下唯有《易》卜,未有它书”(刘歆《移书让太常博士》),然而唯独《孟子》“篇籍得不泯绝”,成为汉初最早问世的一批文献。这也提示我们,早期《孟子》传本得以免祸或与其中存在《易》卜成分有关。值得注意的是,《汉书·艺文志》中有《孟子》一篇被列入“阴阳”类,这类作品恰恰与数术《易》多有相合。《汉书·艺文志》指出兵阴阳作品具有“顺时而发,推刑德,随斗击,因五胜,假鬼神而为助者也”的特点。颜师古注曰:“五胜,五行相胜也。”可见,这篇《孟子》具有懂得事物发展变化规律、熟悉五行变化、善于运用神秘性力量以达成目的的倾向,这与《易》“数”特点高度相似,如《周易·系辞》提到“天地之数”的时候,称“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帛书《易之义》篇有“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的记载,也认为易学精髓在于通过对“数”的神妙运用,从而洞悉规律、指导实践。而据帛书《要》篇记载,孔子解《易》步骤为“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荀爽释曰:“幽,隐也”。对比可见,被列入阴阳家的《孟子》一卷恰恰处于利用《易》“成变化而行鬼神”,即“幽赞而达乎数”的数术易阶段,尚未达到“明数而达乎德”的义理易要求。这也正是荀子指斥子思孟子学说“僻违”“幽隐”“闭约”的原因所在。

?

在此基础上重新审视思孟五行说,能够发现其背后也有易学思想的支撑。《易之义》载:“位天之道曰阴与阳,位地之道曰柔与刚,位人之道曰仁与义。”所谓“柔刚”即是对五行的统称。按照上述观点,阴阳、五行与仁义意义相通,只是分别对应于天道、地道与人道不同层面。而郭店楚简《五行》篇仁义礼智圣“行之于内谓之德之行”,“不行之于内谓之行”的记载,与上述思想若合符节,也体现了以人道“仁义礼智圣”与天道阴阳、地道柔刚(五行)对应一体的思想。由此可见,荀子指斥思孟五行说的原因,并非在于“仁义礼智圣”本身,而是对与之一体的数术易学因素的反对。同时可见,孔子虽有区分数术之易与义理之易的努力,但对“数”与“德”的传承分野与争议,直至孟、荀时期依然存在。

?

?

责任编辑:近复

?